我在半夢半醒間翻醒,也許仍是昏沉的麻痺,

在搞不清楚方向的同時,

我彷彿像是失去光明的人一般,在黑暗中摸著打火機的位置。

我開始回想起每天起床後,吸著第一根菸的那種滋味,

有點緊、有點像是眼前存在著某種會令我感到駭怕的東西似地,

 

 

我不得不藉由那菸頭的零星小火,

那彷彿可以帶給我一種明明就不存在的安全感,

但至少啜吸這第一口的滋味,

我清楚感覺到自己仍然活著的這種真實感。

 

 

 

 

我一如往常的點起桌前的一盞小燈,

那驅走了原本在這房間內流動徘徊著的靈魂;

在我最厭惡的黎明過後,真正的天亮到來,

我稍稍把喇叭的音量轉大。

 

這世界上有太多人跟我們一樣懷著相同的頻率,                                  

但我卻無法接收到愛情的存在。

只因為孤寂是一種過於自我的味道,

那只有在低頭閉眼的迷離時分,

才可以在白紙上畫下那搖晃的軌跡。

快樂在哪裡?珍惜著每一道屬於明天的陽光,

自然會發現有許多的人事物早已消失在過往回憶中。 

    全站熱搜

    多肉動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