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畢竟是寫小說的。有很多事情,我常常想拿寫小說來解決。至於能不能辦得到,那是另一回事。

      這是我當社會新鮮人三個月以來,第二次聯誼;大夥約在一間小店Strada。聯誼顧名思義就是在我們狹小的生活圈認識新的朋友,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不能免俗的就是自我介紹,留下聯絡方式。而且也可以跟大夥品嚐網路上有名的餐廳,在繁忙的下班後不用孤獨的面對晚餐,在週五的夜晚卸下一週的勞累……

      講那麼多幹嘛,反正就是吃飯就是了。我被一個對我有好感的男人邀約,因為他的前女友即將到澳洲讀書,想要找一些朋友幫她送別。我對這個男人的印象,就是十分的體貼,但是他對每一個女生都是這樣子的,所以我也沒有必要想太多。

      正當我可能在腦中思考著複雜問題的時候,騎車一個轉角,一台呼嘯而過的100cc黑色機車側面撞了我,瞬間我跌倒在地;撞倒我的機車猖狂而去,而我跌倒在離我家不遠的街道上。

        我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呢……在這時候我打了電話給那男人,跟他說我可能不去了,我出了小車禍,驚魂未定,想要回家休息……

      「你還好吧?你家在哪?我去載你。」一貫的溫柔雖是他的招牌。不過施用在一個剛出車禍心神不寧的我,實在是想不去對不起身為主辦人的他,想了之後,把車禍後黑色印痕的裙子換下,藍色的單寧褲緊貼著我的腿,換上了輕便的平底鞋,發動了機車還是出發了。

    到了Strada,大家的焦點瞬間都轉到我身上……

「你還好吧?!」

「沒事吧?!」

「我真的沒事,只是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我急忙喝了一口水,設法忘記當時的場景,也想辦法緩和一下情緒;當場除了那男人之外,還有我的大學學長小P;另兩個是我不認識的男生,一個是科技人Char,另一個說是日文老師awan

      Char之前就有聽說花名在外,瞧他跟女生或大家攀談的樣子,可謂名不虛傳。雖然坐在他的旁邊,但是以他十分熟練的搭訕,很快的就跟對面很漂亮的姊姊有說有笑的。

      通常我都是吃我自己的東西不太與不認識的人多說什麼,不過今天由於發生了車禍,實在是很不想要表現得太孤獨,免得跟大家擔心。與在場的thon大鄰家女孩藉著聊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放鬆一下,順便讓自己笑的開懷一點。

      似乎看起來是蠻融洽的,不過食物送上來之後的確是還好,網路上的盛名似乎太過,這樣子的餐點只有不及格三個字,連海鮮都是腥的!

      悲慘的一天或許就快要結束,至少捧到那男人的場,不會讓女生太少缺席。

      大夥的聊天到最後都會陷入一種奇怪的循環,因為聯誼難免都會有小團體;正當我用完餐點正在聆聽大家說著各自感興趣的休閒時,我注意到有一各優美的側臉偶而會向我偏過來。並不是我身旁說的天花亂墜的Char,而是他旁邊的awan

      有點稚氣的臉,跟這所有的場合與對話似乎非常的不搭;或許這樣子看著一個人有點不太禮貌,不過真想在他身上冠上一個只屬於他形容詞,並不是長相,是那種文質彬彬的氣質,但是又不是簡單的四個字給人的感覺。

      有種像Thom唱起迷幻搖滾似朦朧不和諧與整個社會的那種感覺……

      整個聯誼在隨著時間的越來越晚結束,我望著那個自始自終看到他側臉的男人,想跟他多攀談什麼;可是我想一個女生第一次見面跟人家搭訕實在是很不禮貌……

      望著他瘦高,灰色襯衫的身影,他忽然跟我說:

 

「之後騎車要小心一點喔。」

      薄薄的嘴唇吐出一些似乎是我聽不太清楚的話語,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讓我腦袋整個都不知道該裝些什麼才能正常運作。

 

   

      回到家後,看了一下我的摩托車,側邊刮到小傷而已,並無大礙;打了電話給警察局,由於我也沒有記下對方的車牌號碼,機率渺茫。但是我跟他的機率呢?

      於是我打開了電腦,想要找尋有關於灰色襯衫側面男孩的一切。

      沒有人認識他,於是我鼓起勇氣,在bbs上跟他要了msn

        但是,似乎像是每一個剛認識的網友一樣,平凡無奇的對話讓我們感到彼此的冷淡,於是就沒有繼續聯絡了。

      這是我第一次想要主動去認識一個只見到側面的男人,第一次跟人要msn;之前或之後的聯誼,免不了一群女人在背後對男人品頭論足,全盤剖析之後徹底破解對方。包括對方的家世背景,月收入置產或者有車有房……

      我很難忘記那高高瘦瘦的氣質。

      不過這個回憶馬上就被很多的工作壓力所埋沒,星期一到星期五的勞累很難讓我想起他的樣子,像是巧克力融化在嘴邊一樣,那滿嘴的香氣,慢慢的會被其他的味道覆蓋,慢慢的忘記。

 

    全站熱搜

    多肉動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