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玻璃壺內加了滿滿的冰塊以及快要溢出來的紅茶,
把略為潮濕的咖啡渣放入煙灰缸內,
拿了濕抹布擦拭小茶几上的污垢,
過了期的雜誌收進書櫃中,
床上凌亂的衣服稍稍整理一下,
點了跟煙站在窗邊仰望那必須聚精會神才可以察覺的緩慢,
然後呢……
我們不過是在等待會面日子的流逝,一張張日曆的撕閱而已。
                                                                               
                                                                               
                                                                               
Dear
我的確非常的想念你,非常想抱緊你的氣味,
那恐怕得栓緊所有的縫隙,
才不會有所遺漏。
每一次寫信給你的時候,
我總是想像一大束的向日葵插在牆腳下的礦泉水瓶中,
好讓那濃郁的黃,覆滿我思念的眼尾。

 

    全站熱搜

    多肉動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