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是作家山崎豐子的小說,之前已多次被翻拍成電視劇或舞台劇。內容以醫院為背景,描寫在這座看似崇高的白色高塔中隱藏的權力鬥爭、醜陋人性以及欲明哲保身者的無奈、無辜及無助心情。看似高尚無暇、拯救人命的神聖殿堂,內在竟是一座充滿黑暗貪婪、罔顧人命的人間煉獄。這部小說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主要敘述充滿野心的第一外科副教授財前五郎如何用盡手 段當上 教授的過程;第二部以醫療糾紛為主軸,敘述財前五郎如何因自己的自負及固執而失敗的過程;第三部分,財前未發現自己已患得末期胃癌,迅速的死去。這部小說觀看的角度大致分為兩大派人馬,一方擁護代表「醜陋人性」的財前五郎,另一派支持代表「良善人性」的里見脩二,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地辯論,為自己喜愛的角色辯解;也有人持中立立場,針對醫療體系提出嚴肅及值得正視的議題供大家省思及參考。我在養傷的這段期間,看完之後有很多感嘆,但是卻沒有想過把感想寫下來,原因是這個故事太沉重,怕用文字無法形容內心的感觸。然而這次重新觀看、再看到許多人對劇中人物及情節有諸多討論,思緒不禁又被牽動,跟著回想起一些印象深刻的部分,包括財前跟里見的對比、 東貞藏 教授、柳原醫員以及死去病患佐佐木庸平及其家屬。

        首先說到財前跟里見的對比。從上集開始我們就可以從很多對比的鏡頭看出這兩人的不同。財前是個有野心、醫術高超的醫生,做的任何事情都建立在「有所目的、報酬」的前提下;里見是個淡泊名利、致力癌症研究的醫生,任何時候都以病人為優先、一視同仁地對待。正如同醫學部長鵜飼教授所言,這兩人看來無任何共通點,卻又有說不出的相似,因為這兩人都是堅持自我原則的人,兩人熱衷的目標截然不同,但是卻有同等程度的執著跟固執。然而單因兩人熱衷的目標不同就直接將財前跟里見直接二分為「惡」與「善」或許也太過獨斷。記得當初剛看時我也非常厭惡財前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心理,看著他一步步顯現他的野心跟自傲,甚至把人命當成是炫耀自己成就的附屬品時,內心有說不出的憎惡;相較於財前,里見的熱心、謙和的個性就顯得高尚許多。可是這次再重新觀看這兩人的互動之後,我卻有了不同的感觸。其實兩人不是惡與善的對立,而是「現實」與「理想」的對比。想想財前的心態與做法不就是現實主義派嗎?一個出身貧寒、一心想力爭上游的窮苦子弟,為了有良好的背景讓自己少奮鬥二十年選擇入贅。經歷看人臉色、聽人使喚、供人差遣的階段,他當然希望有一天能夠出人頭地、掌握實權名利、呼風喚雨,再也不用忍受別人的輕視或打壓。所以他一心一意要當上教授,當了教授還想爬到更高的職位,因為只要處於巔峰,他就永遠處於領導的地位。這樣想並沒有錯,高人一等的優越感的確誘人,然而錯就錯在他選錯了職業。對他而言生命的意義等於當上教授,而不是救活病人。也就是說,醫好病人並不是他主要的目標,只是額外的戰利品罷了。我不會說財前是個壞人,也不能指責他的心態是錯誤的,只是當他處於這樣的職業時,他的個性跟做法就會讓人搖頭嘆息。當他抹上了油頭、野心矇蔽了良知,他的自大口氣讓鄉下老母在電話另一頭垮下臉來,我們就可以得知他在這個有著白色外表的巨大黑洞中已迷失了自我。仔細一想,「慾望」真是對我們本身殺傷力很強的一種東西吧?不論我們是什麼行業,只要有了非得到什麼不可的念頭,人就會變得極度醜陋。然而得到了名利就真的等於擁有一切了嗎?財前的母親常說的一句臺詞總讓我感動:「只要你平安健康就好了」。當我們在社會上打滾地越久,經歷越多磨難後,或許才會恍然大悟,平安跟健康才是真正的幸福與滿足,然而卻不曾聽到有人「拚了命追求」這兩樣東西,這或許說明了人往往只會看表面的、遙遠的事物,而對身邊現有的身心財富不屑一顧。

        里見就是標準的理想派。病人沒有階級之分,只要是生了病都要仔細檢查病因到底、盡全力醫好。對於富貴權勢他一概不在乎,只想當名符其實的醫生。就是因為他秉持崇高的理想,所以才會被他的指導教授鵜飼部長斥責他僭越職權、不懂人情世故,內科裡的醫員們也都不願援助他,怕跟鵜飼部長對立影響自己的前途。他只能孤獨地走著自己研究的路,但是卻無怨無悔,因為他執著自己的信念。里見跟財前有不同的人生觀及價值觀,但是里見卻一直是財前心中的一塊疙瘩,因為能為理想執著到底的里見對屈服於現實的財前無疑是莫大的諷刺。財前相信人要不停往上爬才能得到滿足感及成就感,就算當個醫生也要當個頂尖的醫生,有最好的設備救〝應該〞救的人,整合下面的醫療員聽命於他,讓他一手掌控所有的權力。要達到目的就要不停迎合對己有利之友、排擠對己不利之敵,他也認為所有人都應該這樣掙扎、鬥爭,才能生存在這個吃人的現實社會。但是里見的存在卻無疑是挑戰他的信念。他不相信有人可以把理想當飯吃,不在乎失去什麼,抬頭挺胸地活下去。所以財前曾經說過:「如果他﹝里見﹞所說的一切﹝他的理念﹞都是真的,那我就麻煩大了??」,因為他為了名利放棄自尊、也忘記自己當醫生的初衷,可是竟然有一個人可以繼續這樣堅持下去,叫他怎麼能不嘔呢?所以他要爬得比里見還要高,並且要里見認同他的地位、做法,讓里見低頭認輸,他也才能保有那「現實比理想重要」的信念。我想支持財前不喜歡里見的人的心裡多多少少有這樣的想法吧?當一個人屈服了現實,放棄了理想,卻看見別人可以純粹為理想而活時,心中一定多少感到不適吧?覺得「怎麼可能?一定會垮的」,然後日夜在幻想那個為理想而活的人有天終會因沒有了麵包而餓得爬到自己面前求自己給他一口飯吃,這時自己便可以洋洋得意地說:「你看吧?果然理想還是抵不過現實的吧?」我個人欣賞里見的理想,也從他身上獲得不少鼓舞跟勇氣,但是我也必須說這樣一廂情願的理想派也是有他的問題的。他個人固執地評斷什麼對病人是最好的,反倒會造成病人更大的傷害也說不定。就像之前罹患癌症的藥廠業務員,到之後的佐佐木一家人,其實也都多少因為他的決定而受到傷害。他的堅持理想對他的家人也造成很大的傷害。因為他光顧及理想,卻忽略家人的感受,孩子一年到頭沒見過爸爸幾次,甚至也沒有好好跟爸爸一起出遊玩樂的記憶;他也從來沒有真正想過妻子的想法,不知道她也跟一般的妻子一樣,只希望自己的丈夫出人頭地,自己能夠享受平安無虞的日子。這就是理想派的缺點,把所有事情想得太單純,忽略了現實的考量。財前跟里見就是天平的兩端,一方代表極度現實,一方代表絶對理想,但兩方都各自有看不見的盲點及缺失。這也可供在現實生活中的我們省思,檢視自己是否太偏向天平的某一端,以求自己能找到平衡點,能夠考量現實也能實現理想。

        除了兩位主角之外,擔任配角的東貞藏教授及柳原醫局員也是我想討論的兩個角色。東教授在第一部故事中的作為引起很多人撻伐,因為他身為財前的指導教授卻在之後因忌妒他的才華而想盡辦法打壓他,企圖阻斷他的教授之路。說財前是個有醫術沒醫德的人,自己本身卻也同時變得一樣醜陋的學者。我記得第一次看見東教授時就可以感受他對自己提拔的徒弟有所不滿,但是老實說我也跟財前一樣,不解他究竟不滿什麼﹝苦笑﹞。直到這次再重新看時,一集財前跟 東 教授在酒店的戲碼,財前對教授直接了當地攤牌說:「我的所有一切都讓您看不順眼」,我才得到了答案原來是全部都討厭啊﹝笑﹞!想想也是,不論是財前高超的醫術、統整人心的手段、攀權附貴的行徑,在 東 教授眼中全部都是錯的。當初聽他義正辭嚴地說財前沒有當學者的資格時,我也曾一度 相信東 教授只是不滿財前利慾薰心的表現,可是之後看他對財前的憎惡已經到了連他手術出了事又挽救回來時那種不甘、失落的神情,以及之後用盡方法想讓財前當不上教授的行為,我想 東 教授也因企圖扯徒弟後腿而喪失了當學者的資格。一幕他目送跟他一起策劃除去財前的船尾教授開車離去,因為驚覺自己為了除去財前這匹狼竟與更狠的另一頭老虎合作,犯下「與虎謀皮」的錯誤,自己還落得被人掌控,感到自己無比悲哀,這樣的情緒,在下一幕他外套被盆栽的樹枝纏住的小插曲中而徹底崩潰。我 相信東 教授的確想找尋一個具有學者風範的接班人,說是忌妒徒弟的才華凌駕自己之上或許真有那麼一點,但是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他無法認同財前的野心大於身為醫生的自覺,也不滿他將開刀救人當成是譁眾取寵的表演,所以才處心積慮想整倒財前,然而在這麼做的同時卻也不慎讓自己變成權力鬥爭的一角,跟財前並沒有兩樣。 東 教授退休那天的劇情讓我很感嘆。一個為這所醫院付出大半生勞心與勞力的功臣,最後的總會診竟只落得不到五個人跟從, 東 教授這麼感嘆說著,讓人不勝唏噓。繁華落盡,只剩一身孤寂。 東 教授臨走前說他仍舊不能認同財前,但是今後還是會守護他,因為這是身為培育者的責任。有些人會為這句話感動,覺得 東 教授最後還是愛護財前的。不可否認他的確愛才,可是看他最後悻悻然地離開醫院的沉重步伐,以及之後對妻子說「現在誰贏還不知道,財前是不是真正的贏家,就要看他之後的表現」的話語,我覺得當 時東 教授的意思應該是他會看著財前怎麼走這 段 教授之路,以他對財前的認知,他知道財前若繼續把人命當贏得個人成就的工具的話,遲早會出大問題,而身為他的提攜者,他將會看著財前如何自食其果。 東 教授比起財前或其他汲汲營營於名 利的 教授,品格操守的確比較接近一名醫生應有的,然而他也未能擺脫個人私心或慾望的驅使,所以落得自己活得也不夠坦蕩,在白色巨塔中跟自己的良心及慾念拉扯。

    全站熱搜

    多肉動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