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以前的人心裡只要有秘密,想說卻無法對人啟口時,就會跑到遙遠的山上找一棵樹,然後在樹幹上挖個洞,對著那個洞大聲地說出自己內心的秘密,說完之後就把洞埋起來,如此一來他的秘密就永遠沒人知道了??」「一列通往『2046』未來的列車行駛著。每個人前往『2046』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尋回失去的記憶。據說在『2046』一切事物都不會改變,究竟是不是真的沒有人知道,因為去過的人都不曾回來過??除了我之外。」電影以這兩段話當開場與結尾,前後呼應,當中以劇中人物之間的感情故事穿插,以他們情感的互動來描寫他們的感情態度,也反映現實中不同的感情樣貌,可能是玩世不恭、主動熱情、愛恨分明,也可能是裹足不前、執著癡情;可能會尋找替代慰藉、一時激情,也可能是尋找真愛,卻在無意間讓它溜走。記得劇中主角周慕雲﹝梁朝偉飾﹞曾說:「愛情是有時間性的,要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並說出對的話,時機是很難拿捏的。」於是我們就在時間、人物、地點的錯置以及個人的選擇下經歷不同回合的感情拉鋸戰,體驗情感的酸甜苦辣。

劇情以周慕雲為主軸,由他的觀點來探討人的感情觀。他是屬於「受過了傷就很難再認真」的類型。他可以輕易地贏得女人的芳心,但是卻沒有一個是他想要的,因為他想要的那個早在當年隨著記憶一起停留在新加坡,也把他的真心囚禁在那裡。因為他始終被過去纏繞,於是凡是跟那段過去有關的人事都很容易牽動他的情緒,例如下榻的旅館中的2046號房、住進來的客人、或是邂逅名叫蘇麗珍的女人﹝這都是《花樣年華》當中的故事﹞、曾經在新加坡認識的酒店小姐,都會讓他想起過去。就像他所說的:「有些東西是我永遠也不會借給別人的」,他無法借出真感情來欺騙自己與對方,於是只能逢場做戲。他就如同被困在一個名為「2046」的地點,身雖隨時光前進了,然而心卻始終遺留在原地。很難認真是怕受傷,但是在怕受傷的同時卻又試圖在別人身上找影子,這就是人情感的矛盾。周慕雲遇見了另一個蘇麗珍﹝鞏俐所飾﹞,產生移情作用,到後來才明白自己再多有勇氣要求對方跟他走都是沒有意義的,如今的舉動只是為了彌補當年的遺憾,他真正想表白的人並不是眼前的蘇麗珍,而是當年的蘇麗珍﹝張曼玉所飾﹞。困在情感的牢籠中,他才明白當年說出真心話的最好時機已經錯過,現在多說什麼都已經於事無補。他想往前走,想像自己是個搭上離開「2046」的列車的旅客,遍體鱗傷,當被問到為何離開那裡時,他只能支吾其詞,沒法說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他沒法清楚告訴別人「永遠地活在回憶中並不是一件美好的事」。的確有人是這樣子的,一段感情的缺憾成為套住他的枷鎖,在往後的感情中,不是沒法認真就是產生移情作用,看似已經藉由不同戀情展開新生活,實際上卻是從來不曾走出過去。

周慕雲在後來對旅館老闆的大女兒﹝王菲飾﹞產生淡淡的情愫,然而對方卻沒有任何表示。在周慕雲的筆下,她成了離開「2046」的列車上專門服務乘客的機器人之一,看似冰冷卻又彷彿有感情。他幻想自己對她告白,然而卻換來對方無言的反應。究竟喜不喜歡,完全不能猜透。也就是在這樣曖昧中,他明白到感情的另一種情況。「有時對方不說出喜不喜歡可能不是因為她遲鈍、或是不喜歡,而是因為她已心有所屬。」是啊!有時曖昧情愫之所以沒有結果的原因,並非因為雙方沒有感覺,而是因為他們有更愛的人吧?這又呼應了那句「要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如果我在不同的地方跟時間遇見她,可能情況就會完全不一樣了吧?」周慕雲感慨地想著。是不是人多少有這樣的經歷呢?會想過「如果不是以這樣的身分、在這樣的時機與地點遇見他/她,或許我們之間的故事將完全不同」呢?但是換個角度想,或許對方並不是屬於自己的那個人,所以才會是這種狀況吧?或許這樣想才能比較釋懷,總比為著不會發生的「如果」難過來得好。周慕雲最後幫助旅館的大女兒與自己愛慕的人通電話,看著自己喜歡的人高興,他也跟著高興。這才是他的本性吧?表面上什麼女人都可以玩的輕浮模樣,實際上對於真正喜歡的女人卻不會蠻橫地硬搶過來,因為他面對真實感情反而怯懦。他筆下的遲鈍機器人要過一千個小時才流得出眼淚,而現實生活中的他,又何嘗不是經過一千個小時後才能體會椎心刺痛的感覺呢?很多時候,我們不會馬上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總是要過了很久以後才明白當時錯過了什麼,這麼說來,我們也都有可能是遲鈍的機器人,總要過一段長時間才能反應過來,「原來當時那段感情是那樣呀!」這麼想著,卻為時已晚。列車上那名離開回憶的乘客最後瀟灑地下車揚長而去,可是現實中的周慕雲真的離開了回憶向前走去嗎?或許那是他的期許,但是要真正擺脫過去,可能還要需要一些時間吧?

旅店老闆的大女兒跟日本職員﹝木村拓哉飾﹞的愛情展現另一種感情觀:躊躇。因為父親的反對,大女兒只能壓抑自己的情感。職員臨走前想確定她究竟喜不喜歡他,「跟我一起走吧?」他這麼說著,然而卻得到她沉默的回應。他只能將沉默解讀成拒絕,傷心地離開。她望著他遠走的背影,臉上有說不出的痛苦與無奈。此後便常常一個人在房間裡用日文說著各種以「去」為詞幹的用語變化:「我跟你去!我會去喔!我可以去嗎?一起去吧!」一連串的言語,重覆著當時想說而說不出口的答案。有人說:「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然而就是因為一切都沒有明說,有時反而造成錯過真愛的遺憾。就周慕雲在劇中所說,他也錯過了說出口的機會,所以才失去真愛;同樣的狀況,大女兒也因為沒有明說,於是讓對方從身邊溜走。面對感情時,有些人會想得很多。想到跟對方有沒有未來、身邊的人的反應,想來想去,一句「喜歡」就始終說不出口。然而我們高估了人的理解力與耐心。我們以為沒有明說對方就會知道我們喜歡他/她,也會耐心等待我們接受他/她的一天,但是事實上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相信自己,尤其在感情上更難有絕對的自信。一旦對方沒有明確的表示,我們自然會解讀成「拒絕」,更別提耐心地等待對方回心轉意,我們多半會怕自作多情而轉身離去。躊躇,讓人失去了一段感情,只能在午夜夢迴驚醒,口中喃喃自語地重覆自己當時說不出口的話。

片中潑辣且愛恨分明的白玲﹝章子怡飾﹞以及酒女露露﹝劉嘉玲飾﹞和她的男友﹝張震飾﹞表現另一種感情態度。白玲雖然看來多刺難取悅,實際上愛上了卻相當癡情。苦戀著不愛她的周慕雲,就算失去尊嚴也無所謂,然而發現自己不能成為他的唯一時,她的痛苦相對也是加倍的。在每一段感情中,我們都希望在對方心中排行第一位,如果對方很花心,也希望自己是對方認真的對象。可是這麼想的女人很多到最後往往沒有成為馴服對方的馴獸師,反而先輸掉自己的一切。感情真的是勉強不來的。要求對方像自己愛他/她一樣地愛自己,只會讓自己更痛苦罷了。露露跟周慕雲類似,也是刻意擺脫過去、以遊戲人間放逐自己的方式過活,不論是交往或分手都是採取主動,但是對於她的男友卻是莫大的傷害,於是之後造成了悲劇。但是在發生悲劇之後,露露仍舊依然故我地追求享樂、過著爭寵的生活,即使是被傷害了,仍能迅速復原,積極鎖定下一個目標。有的人會像露露的男友一樣,得不到完整就毀滅對方,這種毀滅的性格談感情是極度可怕的,說穿了毀滅對方也只是因為太愛自己,不能忍受自己被傷害,所以才傷了對方。這樣的人的感情觀是令人不敢恭維的自私,無奈如今社會上卻有越來越多這樣的人,令人擔心未來人類的情感將會走到什麼危險的境界。也有的人像露露一樣永遠勇敢向前,受了傷流過淚,下一分鐘還是能堅強地找尋下一段情感。她給周慕雲的啟示就是:「只能不放棄,妳/你就永遠有機會。」的確,能夠走出陰霾,對愛情永遠不放棄的人,總有一天一定能遇到對的人,主要在於自己肯不肯遺忘過去,再給自己機會勇敢地去愛。

隨著主角的觀察與想像,我也彷彿搭著同一班列車,到了屬於我的「2046」那一站,去細想那些感情回憶;並且隨著主角勇敢地離開了回憶,在途中分享了主角的心情以及別人的感情故事,在電影散場之際,我也如同主角筆下的人物,輕甩了外套,邁開瀟灑的步伐,往未知的真愛方向繼續行進。

    全站熱搜

    多肉動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